澳洲奶粉并不安全

由于我们对自己在本土所购的吃穿用产品不信任,所以近年迅速催生了“海外代购”这一行业。代购利润高吗?代购的奶粉就一定好?代购人的真实生活是怎样的?且听美国留学生和定居澳洲的中国妈妈分享自己的海外代购生意经。

“代购”对于国人而言早已不陌生。随意打开一个人的朋友圈,几乎都可以看到相关的信息—不是有人在做代购,就是有人在找代购,或者至少转发过一条与代购相关的新闻或信?息。

其实,在海外做代购的主流人群主要是留学生和家庭主妇,她们一般都是从给亲戚朋友带东西开始,萌生了做代购的想法。除去利润的动力驱使外,相对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也将留学生和主妇人群变为代购主力。

由于我所居住的特拉华州有诸多的免税政策,所以来到美国后有许多亲朋好友都会找我买东西。美国之所以会产生大量的海外代购,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价格差所引起的消费欲。以化妆品为例,国内对化妆品收取很高的进口关税,税率一般为8%-12%,增值税率为17%,消费税率为10%。美国同类型同尺寸的某一款100美金左右的面霜,进口到国内后至少卖将近1000元人民币,价格差在400元人民币左右。

虽然,美国各州对于化妆品、服饰、食品的消费税都有所不同,且化妆品的消费税普遍比其他产品的高一些,纽约州在8%左右,加州最高为10%,但美国免税州对比国内价格的优势依然具有很大吸引力。

美国有50个州,每个州的消费税制度都不一样,例如五大免税州分别为:俄勒冈州、阿拉斯加州、特拉华州、蒙塔娜州、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部分免税)。但最出名的还属俄勒冈州和特拉华州。

西海岸的俄勒冈州,与加州接壤,距离中国最近,物流十分方便。东海岸的特拉华州因靠近世界最大的河口港之一的费城港而闻名,亦是美东最大的大牌云集的KingofPrussiaMall所在地。那里靠近购物天堂纽约,第五大道、麦迪逊大街,所有最新最快最时尚的东西都极度丰富。

就算是在以上五州以外的非免税州购物,消费者也可当场要求客服将包裹邮寄到特拉华,只要最终邮递的目的地是免税州,最终的支付价格也是免税的,且大部分专柜都提供免运费服务。美国特拉华州几乎可做到,除汽车和房子以外的全部商品皆免税。

对比美国各州消费税收的制度后,特拉华州所卖的iPhone是全美乃至全球的最低价。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苹果零售店被称之为“曼哈顿第五大道的玻璃箱”,由于纽约对于电子产品所收的消费税将近9%,如果一台iPhone的出售价在649美金的话,那么税后还需要多支付近60美金。所以销售量最高的苹果店位于美国特拉华州的纽瓦克,克里斯汀娜商场的苹果零售店。

克里斯汀娜商场位于附近几个州都经过的洲际公路旁,每到苹果有新产品上市,尤其是iPhone新款,附近各州车程在五小时以内的代购和黄牛们都会在这里的专卖门口排队,队伍之长可绕整个商场一整圈。

我主要做奢侈品代购,大部分的客户来自中国、加拿大,还有少数来自澳洲、英国、新加坡,也有美国本土的客户。她们一般喜欢买品牌当季很火的单品,基本销售速度极快,经常出现断货断码的现象。一般欧洲断货最快,其次是美国。在价格上,欧洲奢侈品大部分来自法国或意大利,有相当大的价格优势。而美国的奢侈品价格偏高,不过好在货源充足,更新速度快,在欧洲迅速断货的情况下,有些客户会转而找美国代购。

代购与代购之间,也会合作。例如我在美国拿不到货时,会求助于世界各国的代购同行。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寻找一双RogerVivier35码半白色漆皮平底鞋的过程,几乎问遍了法国、意大利、欧洲、英国所有代购同行,最后竟然在香港找到全球唯一的一双。因为这双鞋的稀有性,这位香港同行开出了比原价高50%的价格给我。不过因此我和这位香港代购同行成为了合作伙伴,她之后帮我找货开价都很低甚至原价,我如果有她想要的货源,也会以很低的价格给她。

当下客户跟风情况很严重,今天某某明星同款,明天某某网红同款,代购都要同步跟上。所以我会关注很多当季最流行的单品,敏感到看见单品就知道有哪位明星穿过,甚至哪位明星穿的衣服我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品牌。因此我对于产品的特点和品牌的辨识度非常?高。

我做代购的这几年,美金兑人民币汇率从最初的6.5降到现在的6.2。汇率变化对于代购而言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汇率降低,人民币升值,国人意识到在国外购买奢侈品越来越划算,所以近年客户越来越多,未来预计还会增长。

不得不说在祖国生活远比在国外生活便利许多,拿澳洲来说,除了超市是每个小区的硬件设置,不会太远,其他大型的购物中心,尤其国人喜欢的大牌商品集散地,都只在墨尔本市区,很可能不超过两家或三家。所以,如果你没有相对充足的时间,在澳洲做代购是无法做大的。

澳洲的家庭收入和交税标准,与政府给予的福利紧密相关。代购是近年来比较好隐藏且不被政府知道的收入,即是可以避税的收入。我一个朋友的丈夫是澳洲人,她的代购收入她丈夫都无从知道,而连丈夫都不清楚的收入,政府自然也会不知晓。对于澳洲主妇们而言,代购这门生意既可以让她们享受到原来的福利,还可以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兼职,增加收入。

从2014年底至今,澳币兑人民币的汇率一直处于普降状态,所以代购人经常遇到一些国内顾客因为汇率而杀价的情况。其实,汇率只是大的经济形势下的产物,代购人在澳洲购买商品时,价格不会因为汇率降低而降低,还是同样的商品价格。付出同等的时间成本和精力,却要因为汇率而利润缩水,代购人当然是不乐意的了。

提到代购热,可以说最初最热门的就是奶粉,国内的奶粉安全问题让家长对奶粉的信心几乎垮塌,加上澳洲、新西兰拥有丰富的草场和健康的奶牛,奶粉代购走俏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在做代购前曾为亲戚朋友代买过奶粉,后来自己做代购了,反而坚持不做奶粉代购,只有朋友需要时会零利润代买。目前,网络上的便宜奶粉太多,甚至比我购买时的价格还低,作为妈妈,本着对宝宝的柔软心肠,我不能这样做。

另外,拒做奶粉代购的重要原因还有澳洲因华人大量购买奶粉而出现的仇华情绪,新闻报纸都有关于华人代购奶粉造成当地人买奶粉困难的新闻。我心理素质一向很差,很怕在伸手拿奶粉的同时面对当地人异样的眼光。另外,在得知有人回收奶粉空罐,填充假冒奶粉时,我就更不敢做奶粉代购了。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