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国国家博物馆迎来建馆110周年。澎湃新闻获悉,“片羽重辉——国家博物馆文保成果展”昨天在国博开幕。展览系统梳理了国家博物馆一百余年来在文物保护方面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展示了文保理念与技术的发展与进步。展出的重点修复案例包括“宋代钜鹿故城文物修复”,大盂鼎、四羊方尊等青铜重器的复制技艺,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利簋的金石传拓技艺等。

国家博物馆不断加大文物保护投入力度,在提高保护水平的同时,注重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的有机结合。目前,国家博物馆文保院已成为集文物检测、研究、保护、修复和复制于一体的现代化文物保护机构。本次展览分为“业界先声”“巧技天工”“斐然成章”“敏行致远”“观往知来”五个部分,系统梳理了国家博物馆一百余年来在文物保护方面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展示了文保理念与技术的发展与进步,体现了不同时期的特点与突出成就。

1912年7月9日,民国政府设立国立历史博物馆筹备处,是中国第一个由政府筹建并直接管理的国家博物馆。建馆伊始,就将守护文物作为使命,坚守职责,典守文脉。新中国成立后,设立文献复制室和器物修整室,分别从各地引进技术能手,组建文物修复复制专业队伍。

国家博物馆的文物材质多样,文物保护修复技术门类广。不论是青铜器、纺织品和陶瓷器,还是古代书画和近现代文献档案等,一代又一代文物保护修复人员在传承和借鉴基础上,不断总结经验,用精湛的技艺保护了中华民族重要的历史遗产。

国家博物馆作为国家的文化客厅,肩负着展示中华文明魅力、传播世界文明成果的重要使命。多年来,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参与重大工程项目,开展国际合作交流,完成了馆内外大量珍贵文物的保护修复,并为全国各地文博单位提供有力支持。

国家博物馆的文物保护工作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奋力开拓创新,以开放合作、互利共赢为理念,与国内外众多文博机构、高校、科研院所等建立战略合作关系,联合开展多层次的文物保护学术研究。

国家博物馆以人才队伍建设和文物科技创新为驱动,全面推动馆藏文物保护研究利用。充分运用最新科技成果,推进文物保护新材料、新技术、新手段的应用。强化预防性保护,改善文物保存环境,提升文物保护能力。依托“智慧国博”完善文物保护修复管理系统建设,推进智能辅助修复走向成熟,让文物被感知,亚洲bet356体育在线投注会说话,逐步实现文物保护智能化。

钜鹿故城位于今河北省巨鹿县西南,宋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因黄河决口而被淹没。1915年前后,故城所在地时有宋代古物出土,此后渐有盗掘之事。国立历史博物馆筹备处于1921年委派裘善元等人前往调查,发掘了宋代董、王两处民宅,获得瓷陶杂器二百余件,陆续对部分文物进行妥善修复。这是国博早期文物保护的一个重要案例,我们选取了一组实物,从中可以看出早期瓷器修复的理念与方法。

中国传统青铜器修复、复制技术源远流长,多年来本馆修复和复制了大量珍贵青铜器。上世纪文保人员对后母戊鼎进行保护处理,完成清除有害锈、科学检测、测定重量和原样复制等一系列工作。鼎耳、四足、器身四面、器底及内壁均单独翻制硅橡胶模具和玻璃钢树脂套模;采用现代精密铸造方式铸造出复制品铜胎;再比对原文物采用传统工艺随色作旧。本次展出了精心修复过的妇好墓司丂(kao)⺟斝、庚儿鼎等一级文物,以及大盂鼎、四羊方尊等重器的复制品。

中国书画装裱、修复和临摹是我国特有的传统手工技艺。国家博物馆在传承中融合南北装裱所长,去芜存菁,抢救修复了馆内外大批珍贵书画文物;运用传统临摹技艺复制了大量馆藏书画,为古书画原作保护与展示提供重要支撑。文保人员将传统修复技术与现代科学检测深度结合用于文物的科学保护和修复。使用透光摄影技术,发现画心局部折裂位置形成了穿透性病害,以及历次修复痕迹和贴条位置。大幅面X射线荧光扫描成像揭示了重彩画中各种矿物颜料的分布情况,为文物修复方案的制定和实施提供科学指导。

拓本能够如实反映器物的文字与图案,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清嘉道时期出现的全形拓技艺,更是将器物形神兼备地反映到纸上,成为一门绝技。国家博物馆的金石传拓源自金石名家周希丁先生,其弟子傅大卣先生作为本馆顾问授徒传艺,几代人先后为国家博物馆传拓“后母戊鼎”“虢季子白盘”“大盂鼎”青铜重器等文物千余件,对展览、研究等起到了重要作用。本展览展出了 “后母戊鼎器形花纹拓片”等珍贵拓本。

国家博物馆文献复制讲究“复原性复制”,恪守“原质料、原型制、原工艺工序”的原则。如《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签名册》复制件的制作,将传统印刷、手迹临摹、文献装潢等工序完美结合,再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这场重要会议的盛况。又如《新中国首张博士学位证书》复制件的制作,采用“烫金+铅印+钢印+照片冲印+手迹临摹”等工艺。复原性复制在文献的保护、扩大文献受众群体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展览中的纪录短片讲述了国博文献复制的故事。

“丹崖仙境”四个字,是董必武副主席1964年来蓬莱阁时题写的。因为蓬莱阁坐落在丹崖山上,这里的石头是红褐色的,所以称为“丹崖”。原件尺幅较大,大字墨迹干笔锋的摹写,最大难点在于线条肌理形态、墨色与原件保持一致。临摹件与原件的逼真程度充分展现了修复师在临摹方面深厚的功底和学术造诣。

苏联女风景画家莉迪亚·伊萨科夫娜·布罗茨卡娅1953年创作,1957年11月作为苏联人民的礼品赠与主席,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在科学检测的基础上完成了此作的修复。

“智慧国博”建设启动以来,国家博物馆开展了文物三维数字化项目,利用高精度的数据采集设备,精准的纹理映射算法,全方位留存了文物的三维数据,为文物复制、数字化保护与利用提供了有力的数据支撑。修复师将现代科学技术3D打印与传统工艺相结合,仿制了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商代妇好墓青铜觚等青铜器,拓宽了文物复制的途径和方法。

本馆于20世纪80年代已开展出土和出水文物的现场保护,其中包含许多具有开创性的工作。1991年,本馆文保人员参加到水下考古队,赴辽宁绥中元代沉船打捞现场,开展抢救保护工作。本次展览首次面世的白地黑花鱼藻纹大盆标本,与当时在现场清理后入藏的同类型瓷器相对照,可以直观地看到保护前后的巨大差别。从1992年开始,国家博物馆文保人员多次赴永济唐代蒲津渡遗址现场开展实地工作,对出土的铁牛、铁人、铁山等文物地上部分进行保护处理。

科学仪器是文物保护的重要工具。在馆藏青铜偶方彝综合保护研究时,利用X射线成像、红外热波成像、扫描电镜能谱分析(SEM-EDS)、便携式X射线荧光(pXRF)、 X射线衍射分析(XRD)、拉曼光谱分析(Raman)及三维视频显微镜等方法,揭示了青铜偶方彝的历史修复状况,分析了修补材料的化学成分和分布位置,判断了锈蚀种类及其稳定性,研究结果为偶方彝的保护修复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同时选取了一组早期检测仪器,如毛发湿度计、电动通风干湿表等。新旧仪器的对比,可以看出国博文物保护实验室的发展历程,亦是国内文物保护设备发展进步的一个缩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