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是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故事围绕一个典型的小家庭展开。从广州南来、为生活挣扎的父亲,自得其乐;能顶半边天的母亲,聪颖过人;对爱情与未来充满梦想的少年长子,和倔强好奇、常把父母弄至啼笑皆非的顽童幼子。他们在这个东西合璧、贫富并存的城市,面对生命的挑战、起伏与无常,笑中有泪。

由张婉婷监制,罗启锐执导,任达华与吴君如主演的电影《岁月神偷》,获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包括影帝、影后在内的6项提名,并且在香港卷走2000万票房,成为一个神话。昨日该片在北京举行首映礼,张婉婷、罗启锐、任达华等多位主创均出席。任达华情绪激动一度落泪,成为全场焦点。

在首映礼上,主创们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感动”这个词,罗启锐说:“《岁月神偷》是一部很感人的电影,我记得任达华和吴君如在看剧本的时候,就哭了很多次。我们在拍一场教堂的戏的时候,任达华曾经一度落泪到停不下来,太融入角色了。”现场大银幕播放了该片主题曲的MV,穿插着电影的片段和拍摄花絮,任达华在台下居然看到流泪,他说:“看到这个场景我就想到我们拍摄时候的样子,想到家庭和亲情的可贵,想到很多很多东西……”说到这里任达华再度停了下来,罗启锐立刻帮他解围说:“任达华演得真的很好,因为这个剧本是根据我自己的经历来创作的,任达华其实是演我的爸爸,虽然他比我爸爸帅很多,但看电影的时候我真的相信他就是我爸爸,也很多次都被他感染了。”

看起来率性、不羁的任达华,实际上非常感性。在首映礼上情绪激动到落泪,在之后的专访时段,任达华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一直反问记者:“你看到了吗?真的吗?我难道不是掩饰得很好?”任达华除了是圈内有名的好丈夫、好父亲,同时也是本届金像奖影帝的大热门,他说:“现在我不认为工作最重要,《岁月神偷》这部电影让我意识到家庭的可贵,这是什么东西都换不回来的。”

昨天原定于13时30分的活动,由于任达华的迟到,14时40分才正式开始,所以任达华一落座,立刻就说:“我今天有一个人生感悟,那就是迟到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行为,我个人是从来都不迟到的。虽然昨天我拍戏拍到六点多,但是为了今天这个活动,我很早就起床了,可惜来的时候有点堵车,所以还是迟了一点点。”如此解释迟到原因的方式实属罕见,不少记者都在下面偷笑,任达华立刻一本正经地说:“做人是不应该迟到的,这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所以以后我不会迟到,你们大家最好也不要迟到。”

任达华接拍《岁月神偷》的片酬非常低,他虽然不肯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说绝对是他近年来片酬最低的一部,“其实我和罗导演认识蛮久了,他有一次找我,和我说他想拍一部电影,给我讲了大致的剧情,5分钟我就答应了,连剧本都没看。我和罗导演说片酬什么都随便了,只要能让我来演,因为这个故事太动人了,这就是《岁月神偷》。”

《岁月神偷》也是让任达华流泪最多的电影,“我爸爸在我7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其实已经很多年没有想到他,但是在读这部戏的剧本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常常想到和爸爸在一起的画面,有时候晚上收工躺在床上,会想到爸爸在我小时候和我说的话,让我流了很多眼泪。”

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在即,任达华虽然已经多次被提名影帝,但似乎运气一直不佳。本届金像奖他凭借《岁月神偷》和《天水围的夜与雾》双提名入围影帝,成为大热门。说起金像奖,任达华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说看淡啦,不在乎啦,但是其实心里还是蛮想拿的,我之前看评论说我这次是距离影帝最近的一次,当然会很期待。不然请帮我祈祷吧,让我拿到这个影帝。”

但本届金像奖影帝竞争强手如林,任达华自己也坦言没什么把握,“刘青云、王学圻和郭富城都很厉害,我想我还是尽量说服自己保持平常心,毕竟那么多次我都错过了这个影帝了,就算这次错过也不多了。”

《岁月神偷》的女主角吴君如这次提名了金像奖影后,任达华打趣说吴君如是40后杀手:“这部片在香港上映之后,我碰到陈可辛,就和他讲:‘你要有危机感,很多40后的老板给我打电话,说我(戏中的)老婆不错,拜托我介绍认识。’吴君如其实是40后杀手来的。”

任达华和琦琦是娱乐圈最模范的一对夫妇,任达华无论走到哪里也不忘提到爱妻的名字,说起《岁月神偷》给他的最大感悟,任达华说:“这部电影让我更珍惜家庭,比如我不管在哪里拍戏,每天一定都会给琦琦打电话,另外还要每天都和女儿聊聊,问问她的生活状况。而且只要离开香港工作,我一定会在周六或者周日回去,陪我的女儿。从前我出门也很少和妈妈打电话,但是演了这部戏之后,我会经常打电话给妈妈,回香港的话也会陪她吃个晚餐。”由于任达华在《岁月神偷》中扮演一个鞋匠,因此学到了做鞋的手艺,他说自己正在为妻子和女儿做鞋,“等鞋子做好了我就让她们穿出来,这比赚钱养她们还有成就感。”

说起任达华,最多令人想到的是他是杜琪峰的御用演员,而他也在各种场合下不避讳地恭维杜琪峰。当记者一说起杜琪峰的名字,任达华就笑了,一边拍着记者的肩膀,一边说:“你又要听我夸他,烦哦。”在恭维了一番杜琪峰后,任达华忽然说起杜琪峰为他带来的第二职业——摄影师,“其实我对摄影很有兴趣,很多人都知道,有一次我在和杜琪峰拍戏,摆弄摄影机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试试,拍一段戏看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我现在在很多剧组里都当第二摄影师,也包括杜琪峰的电影,希望将来我可以独立摄影或者执导一部影片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